07-13

2019

  一天半夜,钟举人忽地醒来,哭着说:“我要死了!”邵又房忙问是怎么回事,钟举人说:“我梦见两个当差的从地下冒出来,走到床前,拉着我一起走。那条路宽广无边,遍地是黄沙和白草,见不到人烟。走了几里路,我被带进衙门,有一个鬼神爷,头戴乌纱,面南而坐。两个当差的各挟持着我的一只手臂,按我跪在堂下。那鬼神爷说:‘你知罪吗?’我说:‘不知。’鬼神爷说:‘再想一想。’我想了很久,说:‘我知罪了。我不孝,我父母死了有二十年,因无钱安葬,父母的灵柩一直停放到现在。我罪该万死。’鬼神爷说:‘这是小罪。’我说:‘我年轻时曾奸淫过一名婢女,又与两个妓女厮混过。’鬼神爷说:‘这也是小罪。’我说:‘我有出口伤人的毛病,特别喜欢讥笑指责别人的文章。’鬼神爷说:‘这个罪更小了。我说:‘此外我再没有犯过其他的罪。’那鬼神爷便对左右两个差人说:‘让他清醒一下。’当差的取来一盆水,往我脸上一浇,我这才恍然大悟,我原是一个杨姓的人托生的,本名叫杨敞,曾同一位朋友去湖南做生意,我贪图他的财物,就把那位朋友推入河中淹死了。一想到这件事,我不禁浑身发抖,伏倒在鬼神爷面前说:‘我知罪。’鬼神爷厉声呵斥说:‘你还不变么?’举手猛拍了一下桌子,只听霹雳一声响像是天崩地裂,什么城墙、衙门、神鬼、刑具之类,全不见了,但见一片汪洋大水,无边无际,独自一身飘浮在一张菜叶上面。我想,这菜叶那么的轻,而身体那么的重,怎么能寄身在上面却不掉进水里的呢?回头看看自己的身子,竟已变成了一条姐虫耳目口鼻都只有芥菜般大小,禁不住大哭起来梦也就醒了。我做了这么个梦,难道还活得久吗?”邵又房安慰他说:“先生何必自寻烦恼,梦不过是梦,不足为信”可是钟先生却马上叫人预备好了棺材和殡葬物品。过了三天,钟举人突然吐血身亡。

07-13

2019